闻龙的《茶笺》

 

 

闻龙是明代著名的茶人之一,他的茶学著作(我觉得称笔记比较合适)《茶笺》尽管文字不长,但在明人茶学著作中占有相当一席。该书主要记述的是茶叶的焙制,应该说这是本来是闻龙的随意而作,确给后人留下了研究明代制茶工艺的宝贵资料。他对阳羡茶焙制也是非常内行的。

 

 明代茶人茶书与宜兴紫砂文化之七

 

《茶笺》中记道诸名茶法多用炒,惟罗岕宜于蒸焙。味真蕴藉,世竞珍之。即顾渚、阳羡,密迩洞山,不复仿此。想此法偏宜于岕,未可概施他茗。从另一个角度告诉我们,宜兴出产的传统的阳羡贡茶,应该是炒制的,而不是蒸焙所制。当然,这和我们所见到的唐宋记述阳羡茶的诗文有较大的出入,明代宜兴出产的洞山岕茶,应该是炒制的,这一点闻龙的记载也是十分肯定的。

 

更有意义的是,闻龙的这部书或者说这稿子,大约在万历三十二(1604)年撰写而成,这要早于周高起著名的茶学著作《洞山岕茶系》。而且,细心的人都会发现,在周高起《洞山岕茶系》中,也有闻的痕迹。

 

闻龙是浙江四明人。字隐鳞,一字仲连,晚号飞遁翁。崇祯时举贤良方正,但他情在山水,无意官场,坚辞不就,一生寄情山水和茗茶故友,终享天年,去世时年八十有一,也许这正是茶的功劳和奇妙。

 

我之所以说茶能延年,其实在闻龙的著作《茶笺》中真有这样的记载,书中说道东坡云:蔡君谟嗜茶,老病不能饮,日烹而玩之。可发来者之一笑也。孰知千载之下有同病焉。余尝有诗云:年老耽弥甚,脾寒量不胜。去法烹而玩之者,几希矣。因忆老友周文甫,自少至老,茗碗熏炉,无时踅废。饮茶日有定期:旦明、晏食、禺中、铺时、下舂、黄昏,凡六举。而客至烹点,不与焉。寿八十五,无疾而卒。非宿植清福,乌能举世安享。视好而不能饮者,所得不既多乎。尝畜一龚春壶,摩挲宝爱,不啻掌珠,用之既久,外类紫玉,内如碧云,真奇物也。后以殉葬。

 

闻龙在说明自己老友周文甫自少至老,茗碗熏炉,而寿八十五时,又给我们记下了一则非常有意思信息,就是文后的龚春壶的说法。按闻龙所说,周文甫所藏龚春壶外边是紫砂,而里面是施了釉水的,所谓外类紫玉,内如碧云,紫砂和釉水的结合,一般来说只有到清中后期才出现,闻龙的这一记述,紫砂界的方家大都没有说起,特别是说龚春有这类大作,匪夷所思。仅留于此,请赏家指正。